很想裝做甚麼事都沒有發生,很想努力回到以前正常的生活,很想讓自己的心情早日恢復平靜,很想讓自己還能像以前那樣大笑大哭。

但是,這二年來,我漸漸從一個多愁善感但還會哭笑的活力女性,變成一位滿臉蒼桑滿頭白髮的乾枯女人。

時光是現實,生離死別更是人生必修。

還是最難最難的一門課。

貓熊麗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