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真正的發表時間是在Wed Nov 22 09:43:23 2000,其實是蠻”古早”的歹事了,但現在翻回來看居然還覺得蠻有趣的,就很無恥地在這兒再貼一次囉。

醫生是真的很帥,很像年輕時的喬治克魯尼,可惜我真的厚不起臉皮說要合拍照片。另外,在美國看醫生貴死了,就不過塗個藥包一下,居然要價USD200!!!

還有,疤真的還在,挺清楚的,還外加新疤痕,我的雙膝蓋上都是累累疤痕,難看死了。

======原文如下=======

標題: SF的第一次: 急診室的春天
時間: Wed Nov 22 09:43:23 2000

說到跌倒喔, 敝小娘我真不愧是天才! 才在台灣跌沒多久, 居然跑去舊金山再跌一跤, 雖然不完全是自己的錯, 不過跌得那麼嚴重大概是證明自己的體重不輕吧~

那天剛從San Jose回到SF, 晚上吃完不錯的晚餐之後正在回家的路上, 因為時候已晚, 想說路上沒甚麼車子, 乾脆穿越馬路好了 (這可不是我的主意啊, 就算在台灣我也很少穿越馬路的) , 朋友拉著我的手跑, 但是不知道是自己笨還是腿實在短, 跟不上速度就算了, 路中央高起一點點的安全島硬是被我踢到, 然後摔了一個大頭呆~ 當時真是痛的昏天暗地 (不是因為天黑的關係), 就呆坐在馬路中央, 朋友嚇壞了, 車子馬上要來了, 硬是拉我起來跑到人行道上才停下來問我有沒有怎樣, 當時只看到襪子破了一個大洞, 膝蓋好痛, 痛得我沒辦法講英文, 只好點點頭說沒怎樣!

回到家, 脫下襪子一看, 天啊~ 一陣頭暈! 膝蓋上早就血肉模糊一大片了, 大約有4cm*5.5cm那麼大片的傷口, 週圍還有一大圈瘀血, 問朋友有沒有藥可以擦, 他看到我的傷口, 嚇得倒吸一口氣, 問我要不要看醫生, 當時已經晚上11點了,
想說自己蠻常摔倒的, 這次應該也沒問題吧! 就忍著不去看醫生, 吞了兩顆阿斯匹靈, 擦了自己帶來的薰衣草精油, 蓋上衛生紙, 免得血跡弄到被子, 就跑去睡覺, 結果整夜痛得不停地做惡夢外加呻吟, 喔~ 呻吟時都講中文啦~

第二天, 擔心自己可能摔碎了膝蓋骨, 加上有保險, 就一拐一拐地出門去找藥房, 路上行人看到我皆投以同情與害怕的眼光, 甚至跟我說: 小姐, 你需不需要叫救護車啊? 後來藥房沒找到, 倒是找到了醫院, 還是醫學中心, 中心裡的藥劑師看到我的膝蓋, 嚇了一大跳叫我去急診室. 急診室的小姐看到我的膝蓋也嚇了一大跳, 問我是不是在醫院裡摔的, 叫我趕緊坐下, 給我填資料, 並且馬上叫護士小姐來照顧我~ (美國人是不是很怕看到傷口啊? 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嚇一跳耶~)

護士小姐是個金髮的中年婦女, 塊頭很大, 看到我的傷口也是一臉同情, 先叫我去小房間裡躺著, 準備一些器具, 然後出去叫醫生來, 一面等醫生一面跟我說: Poor honey, 你怎麼摔得這麼厲害啊, 有沒有哭? 這好痛喔! 如果是我一定哭了~ 一面幫我洗傷口, 一面跟我說: 妳要不要哭一下? 真的好痛喔~~正在此時, 醫生來了~ 嘩~~好帥的醫生, 簡直像電視影集裡爬出來的帥醫生, 他先說他叫啥名字, 然後問我怎麼摔的, 有無摔到頭? 手? 膝蓋? 或是其他地方? 他也說: 你當時怎麼沒有哭? 現在妳可以哭了, 我不會笑的! 害我後來覺得是不是該哭一下, 免得他們好失望說! 醫生和護士的態度都好溫和, 對我好好, 好像我才十幾歲的小朋友似的~ 還好奇地問我打哪兒來哩.

後來擦了一種軟膏, 打了一針我猜是消炎針一類的東西, 然後把傷口包起來, 他們本來要打電話叫朋友來接我, 後來我說不用了! 醫生還寫了診斷證明給我, 嘖! 醫生真的好帥喔, 真想照張相, 不過這實在太蠢了, 我說不出口!

出得門去, 要繳費, 不知道要繳多少, 他們問我是不是學生, 我很老實說不是, 他們就跟我收了US$200!!!(事後朋友說下次人家再問, 一定要說是學生!)我就拐著我那包成一大包的膝蓋出去外面逛我的SF去了~

後來在SF的兩個多星期, 每次擠公車大家都自動讓位給我, 只要看到我的膝蓋, 他們都會用同情的眼光, 跟我說: Hi, dear, sit here. 我就理所當然地坐在博愛座上囉~~連走在路上, 都會有人跟我說: Lady, are you ok? You fell down?
嘖~ 好多人關心喔, 感覺真不錯耶~~

到現在想起來那個帥醫生, 還是覺得應該照張相的, 唉呀~ 可惜說!

不過望著現在膝蓋上的大疤, 嘖~ 有點恐怖耶!
只是這紀念品倒是隨時掛在身上喔~
創作者介紹

片刻、瞬間、不知所云...

貓熊麗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