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曾經在幾年前花了心思去學了攝影,不過我一直不算是用功的學生,對於自己沒甚麼感動的事物就沒有甚麼拍照的念頭,常常一捲底片就這樣等呀等,擺呀擺的,一拍就是半年才拍完,這捲AGFA APX 100黑白底片的運氣就差不多如此。它的前半段是在北京旅遊時拍的,那已經是99/10(2010年)的事了,回來之後一直疏於再拿起相機拍照,好不容易拖到拍完再沖洗完,居然過了一年多。

時光流轉,人事已非。

曾經留下的足跡,除了在底片上、照片裡、我的心上留下了點點印漬之外,真實的世界中還剩下甚麼?或許,真的甚麼也沒有。

 

路邊的野草攀著人造的鐵柵爬個糾纏,亂中有序,自然界自然有它的規則。

 

習慣,是一種很難改變的潛在制約。總是在有意無意間尋找一個家,這也是一種習慣嗎?還沒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家之前,先坐下來喝杯冷飲吧。

 

這家位於小窩前不遠的咖啡店,一直是我很喜歡逗留的地方,它給我家的溫暖。到了這家店,喝著喜歡的咖啡或飲料,手捧一書,自在的時光就包圍住我了。我很喜歡它家自製的美式家鄉風味的蛋糕或輕食,好一陣子沒去光顧了,希望他一直在,像家人一樣總是在的。

 

AGFA的黑白底片配上M42老相機的老鏡頭,用來拍古蹟真是相得益彰的好搭配。這棟位於竹北客家園區不起眼角落的大夫第,雖然已經翻修好了主建物,但沒有修的閃亮如新,略微的殘破反而更貼近真實。假日的午後,沒有遊人的身影,更見繁華後的平實。

 

這樣的十字刻花的木窗,破舊的提籃,牆上方形的花磚,點滴都是不知道打哪來的回憶的沉香。其實我是典型的都市小孩,我的祖輩都是當年逃難而來的辛苦人,我並沒有鄉下的「老家」可回去。即便如此,這些小時可能見過接觸過的過往,還是在我腦中留下淺淺的刻痕。

 

這張其實我沒有拍好,只是看到這些牌子別有感觸。遙想當年多少人寒窗苦讀只為了這樣的目標,一旦取得這樣的資格不但光宗耀祖,還能蔭庇子孫,多麼值得驕傲一輩子,甚至百年後的現在呢。

 

初學攝影時的動機只是希望為自己的人生旅途中留下一點美好的點滴,所以只在自己有點感受時才想按快門,即使現在一手小DC的底片可以不要錢似地按,拿起機械式相機時按下的瞬間,仍讓我心頭顫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片刻、瞬間、不知所云...

貓熊麗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